理想与现实的碰撞:大数据时代数据使用与数据隐私的博弈

Submitted by yanqin on Thu, 07/13/2017 - 09:27
大数据

        大数据时代的到来,对我们的社会产生了巨大的影响,它在改善我们生活的同时又在侵扰我们的生活,其中,侵犯个人数据隐私就是大数据侵扰我们生活的重要方面。在大数据时代,一方面我们强调数据的互联互通、共享使用,另一方面,大数据又在无时无刻不在侵犯个人隐私,如何处理这一理想与现实的碰撞,平衡数据使用和数据隐私的博弈是大数据时代的我们不得不解决的问题。

        凯文·凯利认为,数据增长速度如同持续的核爆,以每年66%的速率增长,每18个月翻一番。这场“核爆炸”会一直持续下去。爆炸式增长的数据,主要源于人对自己的追踪。 凯文·凯利整理了一张清单,包含了一个普通美国人在日常生活中可能遇到的追踪手段—— 

        汽车活动:从2006年开始, 每辆汽车都包含一块芯片。当你发动汽车时,它就开始记录车速、刹车、转弯、里程、事故等状况。
    公路交通:高速公路上的柱子和测速器上安装了摄像头,通过车牌和快速追踪标志记录汽车的位置。
    拼车软件:优步和其他零散的打车软件记录了你的旅程。
    长途旅行:你的航空和铁路行程被记录了。
    公用设施:你的用水和用电模式都被公共设备记录了。
    手机位置和通话记录:你通话的时间、地点和对象会被储存数月,有些手机供应商通常会把信息和电话的内容储存几天到几年不等。
     民用摄像头:在大多数美国城市的中心地带,摄像头24小时不间断地记录你的活动。68%的公立机构主管、59%的私人企业主、98%的银行工作人员、64%的公立学校人员以及16%的业主在摄像头下生活或工作。
     商场会员卡:超市能追踪你购买的物品,电子零售商不仅追踪你购买的东西,还有你浏览或想买的东西。
     美国国家税务局:国税局追踪你一生的财务状况。
     信用卡:所有的购买行为都被追踪了,信用卡和复杂的人工智能相结合形成模式,揭示你的人格、种族、癖好、政治观点和爱好。
     网络活动:网页广告cookie追踪你上网时的举动,上千家顶尖网站中80%利用网页cookies追踪你在网上的行踪。通过与广告网站的合约,你没有访问过的网站也能得到你的浏览历史。
     社交媒体:它们能辨认你的家庭成员、朋友以及朋友的朋友,还能追踪你以前的老板以及现在的同事,也能了解你如何度过闲暇时间。
     读书:公共图书馆会保存你的借书记录一个月,亚马逊永久储存你的购买历史,Kindle监控你的电子书阅读模式,包括你的阅读进度、阅读每页的耗时以及停止阅读的位置。
     健康追踪:你进行身体活动的时间、地点通常会被24小时不间断记录,其中还包括每天睡觉和起床的时间。

         在信息时代,一方面,每个人的信息汇聚为大数据时当然不仅是为商家带来财富,也为公共利益,如攻克疾病、研发药物和反恐防恐提供了方便。根据Wikibon的报告,美国大数据产业的市场规模在2017年将达到500亿美元,这其中就包括医药公司利用基因检测软件分享个人数据,并以此为基础研发药物和新产品获取的利润。在中国,每年利用大数据获得的利益也早就超过100亿元人民币。在今年召开的“两会”上,百度董事长兼首席执行官李彦宏的第一个提案就是“利用人工智能和大数据技术,帮助解决走失儿童问题”,这也是利用大数据推进和支持公益活动的具体体现。        

         即便大数据能解决人们生活和发展中的许多问题,而且也将是未来社会发展的一个基石和动力,但并不意味着个人隐私不需要保护。恰恰相反,大数据时代更需要保护个人隐私,才能让信息时代的技术最大化地有利于每个个体,也体现社会的公平和公正。

     不过,在中国,保护个人隐私的第一个难题是,如何定义个人隐私,以及如何保护大数据涉及的隐私。中国的法律当然提及了公民个人隐私,并提出,“公民的个人数据不得非法搜集、传输、处理和利用”。但是, 中国的《民法通则》并未将隐私权作为一项独立人格权利加以保护,在隐私权方面,中国的现行立法并不清晰和明确。正因为如此,众多的网络服务商才可以在其软件和网络服务中强行以商家的规则来搜集并使用公民的隐私信息。

         对此,应当根据中国的具体情况和参照发达国家对大数据时代提出的公民隐私权的解释,进行立法,以兼顾大数据的合理使用和个人隐私的保护,至少在二者之间寻求一种平衡。

          从发达国家的情况看,大数据时代的信息利用和个人隐私保护一直存在博弈,中国现在的情况还达不到这一步,只是处于商家和权力机构强势获取个人信息并加以利用的阶段,公民隐私权的承认和保护还处于空白期,这种不平衡的状况也必将造成广泛的社会负面影响。对此,除了公众要将诉求通过两会代表传达到立法机构外,还需要政府的干预,才能形成大数据的合理应用与个人隐私有效保护的双赢结局。